您的位置:主页 > www.1373344.com > 求《桃花源记》《小石潭记》《岳阳楼醉翁亭与朱元思书》五篇书下

求《桃花源记》《小石潭记》《岳阳楼醉翁亭与朱元思书》五篇书下

发布日期:2019-09-30 16:11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

  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

  “叫嚣(xiāo)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互文,意为叫嚣隳突乎东西南北;“叫嚣”,呼喊喧闹。“乎”:于,在。“隳突”,冲撞毁坏。

  ③ 代词。“问之,则曰”(代人,他)“君将哀而生之乎”(代自己,我)“今吾嗣为之十二年”(代事)“以啮人,无御之者”(代物,蛇)“言之,貌若甚戚者”(代话语)

  二世元年七月,发阊左谪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 二世:秦始皇在沙丘病死后,赵高等谋杀公子扶苏,立胡亥为皇帝,称为秦二世。二世元年:即公元前209年。发:征发。闻左:指住在里巷左边的贫苦人。秦时,富人住闾右,穷人住闾左。谪戌:征发去守卫边塞。渔阳:古郡名,治所在今北京市密云县西南。九百人:九百名(贫苦人)。屯:驻扎。大泽乡:古地名,即今安徽省宿县南蕲县集西的小刘村。后人曾在这里为陈胜、吴广建立祠庙。皆次当行:都编在这一行列。皆:副词,都。次:动词,按顺序排列。为屯长:担任屯长。 会天大雨,道不通,度(duó)已失期。 失期,法皆斩。会:副词,表示恰好遇上某一时间、机会或事情。可译为“正遇上”。天大雨:天下大雨。道:路。度:推测,估计。已:已经。失期:不能按期到达(渔阳)。法皆斩:法律规定(不能按期到达)就要斩首。○当时刑罚的残酷于此可见。 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乃:副词,用在谓语之前,表示前后两件事在情理上的顺承相因,或时间上的紧相衔接。可译为“(于是)就”。谋:商量。今:今天。亡:逃跑。亦死:也是死。指逃跑后被捉住即被处死。举大计:举大事。指起义。等死:同样是死。死国:为国家而死,这里是指为夺取政权而死。可乎:好不好呢? ○这正是起义的意义所在。这_“谋“揭开了历史新的一页。 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shu6)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 天下:天下人。苦秦久矣:受秦朝的痛苦已经很久了。吾:我。闻:听说。二世少子也:二世是秦始皇的小儿子。不当立:不应当做皇帝。古代习惯将王位传给长子。当立者:应当做皇帝的。乃:动词,是。公子扶苏:秦始皇的大儿子,被派往北部边塞监军。秦始皇死前,给他诏书让他赶回咸阳办理丧事。秦始皇死后,宦官赵高伪造了秦始皇的诏书,逼扶苏自杀。以数谏故:因为多次规劝秦始皇的原故。数:副词,用在动词前,表示动作行为的次数多。可译为“多次”“屡次”。上:皇帝,指秦始皇。使;派遣。外:都城以外。这里指边塞。将兵:统率军队。今:今天,现在。或:有人。闻:听说。“闻”后承前省略宾语“其”(代扶苏)。多闻其贤:大都知道他贤良。多:副词,大都,大多。未知其死:不一定知道他死了。 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倡,宜多应(yìng)者。”吴广以为然。 项燕:战国末年楚国的名将,项羽的祖父。公元前223年,与燕将王翦作战,战败身死。为:动词,做。数有功:多次立功。爱:爱护,关心。楚人:楚国人。怜之:怜措他。之:代词作宾语,代项燕。或;有人。以为死:以为他死了。“以为”后面承前省略宾语“其”。以为亡:以为他逃了。诚:副词,用在复句的前一分句中,表示所修饰的成分是一个假定的事实。可译为“如果确实”。以:介词,表示动作行为直接涉及的对象。吾众:我们这些人。诈:副词,用在动词前,表示动作行为是为了欺骗而假装的。可译为“假装”“伪”。自称:自己声称。为天下倡:向天下发出号召。为:介词,表示在动作行为发出的同时所旁及的对象。可译为“向”。宜:副词,表示“应当”。语气比“应”婉转些。多应者:有很多人响应。“应者”是助词“者”与动词“应”结合而成的名词性“者”字短语,用来指称响应的人。吴广以为然:吴广认为(陈胜所说),有道理。 ○二人谋划的核心是舆论准备,他们首先找到具有广泛号召力的旗号。 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 乃:副词,用在谓语之前,表示在某种情况之后,紧接着又出现了另外的情况。行卜:卜,占卜,一种向上天鬼神问吉凶的迷信作法,近似于后来的算卦。行卜即去找占卜的人问吉凶。卜者:占卜的人。动词“卜”与助词“者”结合而成的“者”字短语,表示占卜的人。其:他们的。指意:心意。足下:对对方的敬称,相当于“您”。这里的意思是“你们的”。事皆成:所策划的事情都能成功。有功:意思是可以建立功业。然:连词,用来连接分句与分句或者段落与段落。往往位于后一分句或段落之首,表示转折。可理解为“虽然如此,可是……”,译文可只译出“可是”。卜之鬼乎:(你们)卜问过鬼神吗?”之:代词,用在动词后、名词前,作用等同于“之手”。可根据文义译出“之”所代的对象,并加上适当的词语如“在”“到”等。乎:语气词,用于句末,表示疑问。 ○占卜也是制造舆论。卜者也代为出谋划策。荷甲-埃因霍温1-5阿贾克斯 孙祥经历噩梦般20分! 陈胜、吴广喜,念鬼,日:“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日“陈胜王”,置人所罾(zēng)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 喜:高兴。因受卜者启发而高兴。念鬼:思考算卦人要他们卜问鬼神的用意。念:动词,想。此:代词。代卜者所说“卜之鬼乎”的话。威众:在众人中树立威信。耳:语气词。乃:副词,便。丹书帛:用朱砂把字写在丝绸上。丹:朱砂。陈胜王:陈胜称王。王:动词,称王。置:放在。人:别人。罾:一种鱼网。这里是用网打鱼的意思。所罾:是助词“所”与动词罾”相结合组成的名词性短语,在句中表示动作所涉及的对象。烹食:烧了吃。得:得到。这罩是“发现”的意思。固以怪之矣:感到很奇怪。固:副词,用在谓语之前,表示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或者表示客观情况的确凿无疑。这里可译为“确实”。怪:以为怪。形容词的意动用法。之:代词,用在动词后面,作为代词的作用在这里趋于虚化,往往用来表示动作的持续,或者表示对这一动作行为的强调。 ○在卜者启发下,制造出足以威众的灵异。 又间(jiàn)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日“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间令:暗中派遣。间:形容词,悄悄地,秘密地。之:到。次所旁丛祠中:驻地旁边杂草丛生的祠庙里。次:驻扎。篝火:用竹笼罩着火。现在把“营火”“燎火”也称为篝火。狐鸣:这里是指学着狐狸叫。大楚兴:大楚兴盛。旦日:到了天亮。旦:天亮。往往:副词,处处,这里是表示动作的普遍发生。语:谈论(这件事)。指目:指指划划地看着。○再制造一个类似的灵异,以加强威众的效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huì)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 广:吴广。素:平时。多为用者:有许多愿意为他出力的人。“为用者”是助词“者”与短语“为用”结合而成的名词性“者”字短语,在句中充当宾语。短语“为用”中间承前省略代词“其”。将尉:押送戍边人的军官。醉:酒喝醉了。广:吴广。故:副词,故意。数言:多次说,欲:助动词,想要,打算。亡:逃跑。忿恚尉:激将尉发怒。忿恚:形容词使动用法。令:动词,使,让。辱:使受耻辱。之:代词,以:连词,连接前后两句,所连接的后一句是前面动作行为的目的。可译作“来”。激怒其众:激怒群众。其:代词,代吴广。尉:将尉。果:副词,果真。笞:用鞭、、杖或竹板子打人。剑提:将剑拔出。这是一个以剑相威胁的姿势。广:吴广。起:奋起。夺而杀尉:夺过剑来,杀掉将尉。而:连词,连接前后两个动作。“夺”后承前省略“剑”。佐之:协助他。之:代词,代吴广。并杀两尉:把两个将尉都杀了。并:副词,表示一个动作同时涉及两个以上的对象。可译为“都”。○为起义设计一个导火线,并成功地实施。 召令徒属日:“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日:“敬受命。” 召:召集。令:号令,号召。徒属:同行的人和部下士兵。公等:各位。公:对人的敬称。当:副词,用于动词前表示应该怎么样,或就要怎么样。借第令:连词词组,即使,假使。毋斩:不被杀头。戍死者:因守卫边塞而死掉。固:副词,用于谓语之前,表示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或者表示客观情况的确凿无疑。可译为“必然”“肯定”等。且:连词,连接分句与分句,表示意思上的更进一层。可译为“而且”、“况且”。不死即已:不死则已。举大名:留下大名声。举:立。耳;句末语气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王侯将相难道是由血统决定的吗? ○就事论理,识见不凡,是出色的动员令。敬受命:愿意听从命令。果然将群众动员起来了。 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 从民欲也:以符合民众的心愿。从:顺应。也:语气词,用于句末,表示判断。袒右:袒露右臂,作为起义的标志。称大楚:号称“大楚”。为坛而盟:建筑台坛,结盟宣誓。而:连词,连接“为坛”和“盟”两个动作,表示一种顺承关系。祭以尉首:用将尉的头作祭品。祭:祭祀。都尉:官名,比将军略低的武官。○迅速组成起义军队。

  攻大泽乡,收而攻蕲(pí)。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xùn)蕲以东。攻蛭(zhì)、酂(cuó)、苦、柘(zhé)、谯(qiáo),皆下之。 攻:攻打:大泽乡:驻扎地,第一个目标。收:占领。蕲:古县名,治所在今安徽省宿县南。下:被攻占。符离:古县名,治所在今安徽宿县东北。葛婴:陈胜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奉命到蕲以东发动群众,至东城,立襄强为楚王。婴后闻陈王已立,因杀襄强,还报。至陈,陈王诛杀葛婴。将兵:带领军队。徇:一方面通过宣传争取群众;一方面攻占土地。蕲以东:蕲县以东各地。蛭:古县名,治所在今安徽宿县南。酂:古县名,治所在今河南永城县西酂乡。苦:古县名,治所在今河南鹿邑县东。柘:古县名,治所在今河南柘城县北。谯:古县名,治所在今安徽毫县。皆下之:都被攻下了。○初战节节胜利。 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馀,卒数万人。 行收兵:边行军边扩大队伍。比至陈:到了陈县。比:介词,表示到达的时间或处所。“比至”连用,可译为“等到到了……”。陈:古县名,治所在今河南淮阳县。车六七百乘:战车六七百辆。骑千馀:骑兵千馀人。卒数万人:士兵好几万。 ○起义队伍迅速壮大。 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人据陈。 攻陈:攻打陈县。守令:郡守和县令。因为陈县同时又是砀(chàng)郡治所,所以有守有令。守丞:郡守的属官。与战:跟(陈胜的军队)交战。谯门:城楼下面的门。弗胜:(守丞)不能取胜。乃:副词,便。入据陈:占领陈县。入:进入。据:占领。○占领陈县这一要地,它成了起义军的根据地。 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日:“将军身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 数日:过了几天。号令:下令。召:召集。三老:古代乡一级掌管教育和风俗习惯的小官吏。豪杰;指当地知名人士。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录123期。与皆来会计事:一起同来聚会计议大事。“与”通“举”,全部。身:亲自。披坚执锐:披着铠甲,拿着兵器。比喻亲自投身战斗,冲锋陷阵。伐:讨伐。无道:不行道义。诛:讨伐。暴秦:残暴的秦王朝。复:副词,重新。立:建立。社稷:古代帝王祭祀土神和谷神的地方;是国家的象征。功宜为王:功绩巨大,应该称王。乃:副词,于是就。号为张楚:国号张楚。有张大楚国的意思。○不失时机地立国称王。于是宣告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政权建立。 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zhǎng)吏,杀之以应(yìng)陈涉。 当此时:在这时候。当:介词。诸:指示词,各。郡:当时比县大一级的行政单位。苦:痛恨。秦吏:秦朝官吏。刑:惩治。长吏:长官。之:代词。以:连词。应:动词,响应。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匿名用户

  展开全部这是个与“将爱情进行到底”一样的剧情。时间会证明一切。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

  我倒是觉得,在全国人民老早就齐刷刷地向钱看看了好久好久而且好多人至今还看不到究竟有几毛钱在尽头等着自己的时候,某个机构突然大声呼喊不要看钱要看理想看信仰,是件好事;它至少告诉你不要那么实际那么眼光短浅,人是要有追求的嘛。而且何部长也举出例子说,在那些很不主旋律的国家譬如英国美国日本,也有它们的BBC、PBS、NHK这样的公益台等等。部长讲了很多很细,也很有说服力,反正我看了得出的结论就是,重庆台就是应该这么改,改成别的什么都不对。

  据悉,衡阳公安机关发挥禁毒主力军作用,在全市三年禁毒大行动破获毒品刑事案件2089起,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2884人,起诉毒品犯罪案件2813件3130人,审理判决2903件3292人,同比分别增长19.7%、16.81%、8.6%、17%,共侦破部督毒品目标案19起、省督毒品目标案24起,2起被评为全省十大缉毒精品案件。

------分隔线----------------------------